发新话题
打印

这些年,那些山寨来的捷径:手游不能承受之重

这些年,那些山寨来的捷径:手游不能承受之重

资本市场的涌入,更使得国内手游市场竞争白热化,追求短平快的投机行为盛行,“山寨”变成了“捷径”的代名词。

作者:罗川,应用汇联合创始人 CEO

  2013年,作为安卓游戏分发渠道之一,应用汇手游联运业务占到了公司盈收的半壁江山,亲眼见证了手机游戏的火爆。资本市场的涌入,更使得国内手游市场竞争白热化,追求短平快的投机行为盛行,“山寨”变成了“捷径”的代名词。伴随着国内安卓市场的逐渐成熟,顽石的《二战风云》、心动的《神仙道》、神奇时代的《忘仙》、触控的《捕鱼达人》、玩蟹的《大掌门》都成为被争相模仿的对象,而迟迟在安卓平台没有布局的《Clash of Clans》更是在国内甚至亚洲(韩国COC巨作《Viking Wars》,中文译名《拆那部落》)掀起了山寨的狂潮,并扩展到PC社交游戏平台(新浪微游戏《部落战争》)。业内也逐渐出现了一种带有调侃意味的怪现象:是否被争相山寨成了判断一款手游成功与否的参照?

  其实,游戏山寨化并非国内仅有的现象,海外也存在类似的问题,根据跑酷游戏的鼻祖《神庙逃亡》(Temple Run)“演化”来的手机游戏层出不穷,Storm8、Kabam等海外知名游戏公司起初也都是靠山寨起家,手游山寨似乎是国际惯例。不同国家、不同的环境下,手游山寨化有着共同的起因。

  首先,被山寨的手游对象往往意味着经过验证的成功商业模式,山寨的低成本、小风险、走捷径。其次,技术门槛低,换皮即可,可快速进入市场,争夺山寨对象的用户。第三,市场容量足够大,很多开发商抱着瓜分一块市场,小富即安的想法。另外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版权保护不规范。创意本身并不在版权法的保护之列,只有当创意落实成为有形媒体时才会得到保护。但山寨游戏一般都会换皮,比如将宝石变成其他糖果,把青蛙变成青蛇。另一个复杂之处在于,不同国家的版权保护法也互有差异,起诉海外开发商无疑会增加受害者的法律成本。最后,山寨化这种争端也反映出手机游戏题材可选性的局限,开发者难免在有意或无意间使用了他人的创意。比如在手机上,易操作的卡牌、三消,吸金重度MMORPG都是开发者必争之地。

  于是山寨就普遍被认为是小风险的赌博,但开发者一方面忽略山寨对开发者的负面成本。山寨作品很容易被用户形成山寨定位,严重伤害自己的品牌。直接导致山寨作品缺乏独特价值,无力驱动消费力。严重的是背负着山寨的恶名伤害团队的积极性,逐渐养成企业惰性,毫无创造力。另一方面忽略了山寨对游戏产业和用户产生的文化冲击。山寨所导致的手游同质化,提高了用户的选择成本,拉低了整个行业手游产品的用户存留。山寨作品短平快节奏容易使得玩家丧失对游戏的兴趣,提高游戏产品的推广成本。另外,山寨化使中国游戏丧失了核心竞争力。顽石互动CEO吴刚认为,手机游戏是一个天生的全球化市场,缺乏全球竞争力,国内也拿不住几天。“国内厂商还在重兵云集山寨产品,进行体力大比拼,厮杀的不亦乐乎。该醒醒了。不然2014年开始,会把很大的市场份额拱手让人的,”吴刚在微博上呼吁。

 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,山寨现象或许正是促使游戏开发商开拓新领域的一个信号。《神庙逃亡》开发商Imangi Studios创始人keith Shepherd表示,我们都不乐意看到自己的游戏被山寨,但同时也意识到抵制山寨唯一有效的手段就是持续创新。“山寨产品往往会落后我们好几个月推出产品,这时经过不断的创新,我们已经赢得了市场先机。”

  手游山寨化是资本进入游戏市场商业最大化的结果,只有分发渠道、手游媒体整个行业联合抵制山寨作品,扶持创新产品,避免大笔资金流向山寨作品,才不会形成恶性循环,才会有利于整个行业的长期健康发展。而从游戏行业的历史来看,从山寨走向成功的游戏开发商寥寥无几,先作恶再从良反而会给企业未来品牌形象留下一个致命的污点。相信,随着手游泡沫的破灭,资本遇冷,手游创意终将回归。

来自:商业价值
〈数 ド清〉__涙 ﹑ら

TOP

发新话题